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柳临渊这个名字后两个字可以不用看,单看其姓氏,一个柳字传了四五百年。
      
      1430年,这个非常遥远的年份,中国历史上的记录为明宣宗在位时期,而在韩国的历史上,这是最伟大的世宗大王在位,为什么这位帝王是最伟大的,因为他发明了正式的属于这个国家的文字,训民正音,准确的说其实是整理成书官方发行定制标准,但是国民更喜欢‘发明’那就发明吧。
      
      这个开篇有点大,但是和柳这个字关系颇深,世宗大王当政最后一任右议政(相当于内阁首辅)便是柳家如今厚的能砸人,年年修缮,古籍不是遗失就是进了保险箱的族谱上第一位祖先,柳市。
      
      祖先当年如何从一个佃农的儿子,一跃龙门冲进整个国家顶级权力机关的故事,整个柳家的小孩都会背,至于这个故事里有多少后人杜撰有多少真正的史实不重要,反正都是祖先了,想怎么吹不行。
      
      韩国虽然在近代战争时期变成了独立国家,但这个历经战争的国家有着亚洲文化圈少有的特殊,单一名族,认真算一算祖上都连着根,而作为最重要的族谱,只要家族有一个人存活,族谱就不会断,不管是国家分裂了,还是名族分裂了,都是如此。
      
      四百年前的时期没什么好说的,近现代才是众人感兴趣的故事,柳家是大族,看看族谱到现在都还在就知道了,位于江原道的柳家宗家统辖下属十一个村落,在号称民主的国家里,依旧实行着老旧的大家长制度,官员的话远没有长辈的话有用。
      
      这样一个柳家在战争时期为保卫家园流淌过鲜血的族人不计其数,开国了自然也就变成很有意思的存在,名利财富这些没得说,本来也不是穷人,何况基础的教育资源就拼的过八成的平民,更别说大家族的人脉资源。柳家起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时混乱的国家认识字的都少之又少,制度和规则当然需要人才的建立。
      
      说起来这国家乱七八糟的族谱还挺多的,传了几百年的也不是没有,真真假假就不一定了,就像现在还有人说自己是孔子的后代,按照历史追溯也真的能追溯到当初的孔子头上,确实派遣过嫡系来‘教化’啊,人家繁衍生息了。
      
      如今国家变的不一样了,但大族还是大族,而区分大族的标准,一是可查的谱系,二就是家族到底有多庞大,翻译一下就是你家有人在青瓦台吗?没有?到边上玩儿去。
      
      柳家算是第一梯队的,一直也这么自居着,到底有多大的权利这个很难说,韩国重宗族、重地域、重血缘、重人际,战乱那么久文化却没断层过,儒家思想尊师重道那一套基本都传下来了。家族位居高位的人自然是有的,但是也有吃不起饭的存在。
      
      族群大到底也不是每个人都是嫡系,更不是每个人随便有个‘柳’字就了不起了。但真正碰到柳姓的人介绍时说一声‘我来自江原道’基本就是在说,我是柳家的人,虽然江原道的柳氏其实并不是只有这一支。
      
      而也是这个说大足以称之为庞然大物,说小连吃不起饭的人都有的柳家,出了一个让同样能追述到祖先几百年历史的大家族都嘲笑的后人。真正能和柳临渊这三个字牵扯上的人,柳千言。
      
      柳千言其人一个字就能形容,作,非要凑个字数好分段的话,那就是非常作。
      
      这位1954年生的爷爷辈大叔,人生贯彻一个信条,本大爷开心就什么都行,本大爷不开心?滚!
      
      介于很多人可以从网络上搜索到他,那就直接看简介就好了。
      1983年时任韩国艺术综合大学映像院教授,出版人生第一本小说。
      
      1987年升为副院长的同时拿到韩国日报创作文学奖,并在友人的推荐下进入电影界,同时担当作家和副导演的工作。
      
      1991年成为院长,并且开拍人生第一部系列电影《黑色三步曲》的第一部。
      也是这一步,让他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
      
      2000年,柳千言拍出系列电影第二部时,作为韩国第四位受邀参加国际最顶尖颁奖礼之一戛纳电影节的‘导演双周’单元,并正式解锁一票难求技能。
      
      2002年,一部九成观众买票进场都不是为了看电影而是为了刷‘逼格’的爱情片‘砂糖’让柳千言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国际影评人奖、未来电影奖在内的多个奖项。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到现在,他一共就拍了三部作品。
      
      这个国家公认的崇洋媚外,之所以说是公认,是因为本国人民都无可辩驳的地步,而柳千言这个名字因为其奖项的含金量,在毫无政治背景(表面上确实没有),当然也没有从政经验的情况下,登上了掌握电影人生杀大权的文化观光部长官的位置,居然没人奇怪,新闻一水儿的夸赞。
      
      2003年,这个改变了柳千言从柳家稍微有点名气的旁枝,正式被录入族谱的年份,让这个小家庭发生了剧变,最基础的就是柳千言儿子的职业变了。柳明旭教授同时进入了文化观光部成为戴着国徽行走的一员。
      
      这个改变说是一人得道算不上,鸡犬也不至于,柳明旭好歹是首尔大正规留校文学系教授,本来想要进政府部门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只是没想好要不要走政途而已。但是这个改变让江原道的柳家一时名声大噪是真的。
      
      按理说,这怎么都是好事,可奇葩就奇葩在2003年上任的长官柳千言,在三个月后甩手不干了!不干的特别潇洒利落,直接对媒体说,一帮傻逼,老子不跟他们玩,这还是媒体为了能发表修饰过的答案,原答案有多坑更不用说。
      
      而这,就是三个月前恨不得给全世界宣布他们家又出了个人才的柳家,丢的最大的一次脸!那声音脆的,柳千言当天下午就就被送出国了,而且是举家迁移,哦,不对,柳明旭没走,他还得工作呢。
      
      嗯,亲爹得罪了所有同事以及领导的情况下,柳明旭硬着脖子没辞职,骚操作表示他要认真从政了。各方反应?呵呵。
      
      当所有人都认为此事告一段落,柳千言搞不好这辈子都回不来,柳明旭也顶多明天就走的时候,更让人傻眼的操作来了。
      
      2004年,柳千言带着全家出国还没半年,拿到了韩国历史上是不是唯一一枚还不一定,但一定是第一枚的勋章,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位。整个国家哗然,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东西吧,认真说起来还真没名头那么‘闪耀’,无非就是资本主义国家对有才华的导演的一种‘名誉’投资,得到的人不多,但是也不算少的。可那是2004年!
      
      2004年的韩国出了个震惊整个国家和小半个世界的新闻,他们在进行核物质实验,而且被抓了个正着,连反驳的借口都没有,举世哗然。整个国家上层被各国‘谴责’弄的焦头烂额,下层为隔壁会不会杀过来人心惶惶,此时一个法国‘军团勋章’平凡吗?必须不平凡啊!
      
      胡吹海吹想的出来的吹法出现在各大媒体,稍微靠谱一点的是柳千言得到法国协会的认可,完全不靠谱的连法国和韩国友好互助这屁话都能说得出来,弄的好像柳千言拯救了这个国家一样,也是能扯。
      
      其他的不重要,但是作为本国‘救世主’在国外待着怎么能行呢,必须回国啊!立刻回!举家出门旅个游又被人请回来的柳千言接受了宣传部的所有采访,然而一个都能播,因为他压根就不配合,爱谁谁,我那勋章除了好看一点用的没有,你们吹你们的,反正老子不认。
      
      口头禅通常以‘爸爸’开头的柳千言,作了大半辈子,一切就图个自己高兴。可这位天老大我老二的先生,唯一不得不低头的就是老婆,以及当初就不应该生出来,以至于弄的他都活的不快活的儿子柳明旭。
      
      从亲爹骚操作后基本就在办公室喝茶的柳明旭被挖出来,以老娘为‘筹码’拿到柳千言的各色配合采访,活动就真的没办法,老爷子都拿真家伙要动手,他想要政绩,也得有命才行。
      
      三个月后,柳明旭以完全点错技能点至少和亲爹相反的政治手段抢到了一个神奇的项目,大中华地区韩流推进计划,而这个计划,在柳明旭进入职场十年后,一举送他上了当初亲爹万分嫌弃的位置。
      
      韩国文化观光部长官,这个职位主要权利具体来说只有一点,统辖所有涉外文化产业,嗯,所有。小到漫画书,大到巨额投资电影,只要能成为外汇资源都归他管,权利大吗?这就看怎么理解了。
      
      对了,为什么那堆简陋的简历里没有本国的奖项?因为柳千言在拿齐韩国所有由正规渠道搬出的最佳导演奖之后,接到第一个采访时就对记者说,那帮评委就是一帮见风使舵的,然后?哪还有什么然后。奖杯都领了,组委会难道收回去?而这一堆本国电影人努力半生的荣誉压根就没上柳千言的简介,人家看不上。
      
      在亲儿子登上自己当年的位置同年,柳千言再次集齐国内所有能排的号的最佳导演奖,这部新作还拿到了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导演和亚太电影大奖最佳导演 。
      
      隔年年末,柳千言因为外界所谓的‘暗箱操作’,买下所有的报纸、杂志、新闻、媒体,一切能买到的对外渠道,只为了干一件事,和自家亲儿子断绝关系。
      
      同月,消息被亲儿子一手拦下没人敢发。
      
      还是同月,只要有脑子的圈内人都知道两位大佬闹翻了,老爷子强迫选边站,要国际市场还是要国内方便,就看这一把。
      
      依旧是同月,柳临渊死了。
      死于2013年12月25日,阖家欢乐的圣诞节,以及她的生日。
      
      如果要为她立一个墓碑,她的祖父和父亲大概会为了刻字的归属权再掐一场。
      
      柳千言想要的,必然是柳千言之孙女。
      柳明旭想要的,则是柳明旭之爱女。
      
      柳临渊?她什么都不要,因为她想要的从来都得不到。
      
      柳临渊,一个从出生开始,就已经站在终点的人,死于。。。
      

  • 作者有话要说:  祖父和父亲都有原型,看出来的尽量无视,没看出来的就当原创看,不然会很尴尬的,因为苏的没现实给力。
    刚开文就这么愛我的土豪们~
    板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1 08:21:32
    Cotv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1 09:31:37
    Cotv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1 09:42:29
    mim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1 10:33:14
    秋橘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2 01:09:59
    还对过去流连忘返的孩子们~
    秋橘喵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7-31 22:51:31
    自挂东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31 23:16:11
    两米八大总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31 23:22:49
    巧克力糖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31 23:34:59
    Cotv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1 09:43:59
    给新文浇灌的小天使~
    读者“ADA”,灌溉营养液+12018-08-01 22:46:22
    读者“十一点该睡了”,灌溉营养液+62018-08-01 20:58:20
    读者“南俊妮的小跟班”,灌溉营养液+22018-08-01 10:16:56
    读者“南俊妮的小跟班”,灌溉营养液+32018-07-30 22:14:15
    认真浇灌旧爱的小天使~
    读者“hesuni”,灌溉营养液+702018-08-01 14:08:10
    读者“大郭”,灌溉营养液+22018-08-01 12:59:26
    读者“大郭”,灌溉营养液+22018-08-01 12:59:12
    读者“viki”,灌溉营养液+32018-08-01 10:44:20
    读者“878”,灌溉营养液+302018-08-01 09:22:17
    读者“社稷”,灌溉营养液+202018-08-01 07:50:02
    读者“墨羽寻花”,灌溉营养液+302018-08-01 07:24:19
    读者“ADA”,灌溉营养液+12018-08-01 05:51:43
    读者“Penthesilea”,灌溉营养液+902018-07-31 23:54:50
    读者“二狗的小财布”,灌溉营养液+12018-07-31 23:35:02
    读者“可可可乐儿”,灌溉营养液+602018-07-31 23:31:17
    读者“未若”,灌溉营养液+102018-07-31 23:30:52
    读者“智智的鱼竿陌离”,灌溉营养液+302018-07-31 23:23:19
    读者“自挂东南”,灌溉营养液+202018-07-31 23:16:11
    读者“一道云_”,灌溉营养液+52018-07-31 22:45:39
    读者“秋橘喵”,灌溉营养液+212018-07-31 22:45:08
    读者“蕙榛”,灌溉营养液+52018-07-31 22:40:49
    读者“斯殊”,灌溉营养液+102018-07-31 22:37: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