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袁芳芳离开后,停尸房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袁芳芳的父母情绪再度崩溃,哭的不能自己。陈大爷看着躺在地上的儿子,担心还有什么问题,宋哲见了道:“他没事了,等我给画个平安符,去去晦气就好。”
      陈大爷这心顿时落了下来,他打电话叫人把陈有福送往了医院。
      袁爸爸先前从袁芳芳的口中得知是宋哲帮了她,还找出了杀人凶手,袁爸爸心里非常感激,他一手扶着伤痛欲绝的袁妈妈,一边抬眼看向宋哲,感恩道:“谢谢大师,要不是你,我们家芳芳也不会还有投胎的机会。”
      宋哲连忙道:“不用客气,助人为乐乃华国人民的美德。”他看了眼袁妈妈,从放在一旁的包里掏出了朱砂跟符纸。
      宋哲的记忆里有原身绘画各种符箓的方法,他第一次画,有些生疏,幸好符箓本就奇形怪状,哪怕是画歪了一笔也不会有人发现。只是破坏了美感跟作用,宋哲顿时心塞,装逼失败了。
      他连续画了几张,手感越来越顺,将他觉得可以的保胎符送给了袁妈妈,“袁阿姨,逝者已逝,您不要太过沉迷于痛苦之中。还有人等着你去照顾。这个保胎符你拿好。”
      袁妈妈头发凌乱,神情绝望,听到宋哲前一句话的时候,她甚至想着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不知道心疼。可是她转念一想,是宋哲帮了她女儿大忙,她心里却是这样想她女儿的救命恩人,着实不该。只是她的心太疼了,她的宝贝女儿,从小捧在掌心里长大,她还等着她结婚生子,给她抱外孙女。哪晓得世事无常,她就这么没了。
      袁妈妈沉浸在痛苦之中,根本无暇顾及宋哲说的后半句话,倒是袁爸爸听到了,他咻地抬头,神色激动,嘴唇微抖,“大——大师,你的意思是,我老婆怀孕了?”
      宋哲微笑着道:“是的,尚未满一个月,所以还是需要谨慎。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袁阿姨也不要太过悲伤。袁芳芳如果底下有灵,肯定不舍得你如此难过的。”
      袁妈妈捂着嘴,摸着肚子不知道作何感想,她的孩子刚刚没了,现在肚子又有了一个,那一定是芳芳心疼她这个当妈妈的会难过,才会送一个孩子给她的。对,她不能难过,她不能悲伤,她不能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芳芳送她的,她要活的高高兴兴的,芳芳才不会担心。
      收下宋哲给她画的保胎符后,袁妈妈甚至想跪下给宋哲道谢,宋哲吓了一跳,连忙扶起了她,“使不得,使不得!”真让袁妈妈跪了,那才是折寿啊!
      两人千恩万谢地走后,宋哲又在停尸房画了张平安符。等画完后,才记起陈大爷带着陈有福去医院了,袁爸爸袁妈妈也走了,就剩他一个人在停尸房面对袁芳芳的尸体了。
      宋哲emmmm,大约是他接连两天接触了灵异事件,面对这被白布覆盖的尸体,他并没有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收拾好东西后,宋哲出了停尸房,房间外有个小警察在等着他,一看到他出来,便笑眯眯道:“宋大师,陈老爷叫我送您回去。”
      宋哲冲他文雅地笑了笑,“那便麻烦你。”
      “客气,客气!”小警察见到宋哲的笑容,心里啧啧称叹,算命本事高就算了,居然长得还这么好看。网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靠本事。大概说的就是宋哲这一类人吧!
      小警察送宋哲到小区后,就开车离开了,走前还问宋哲拿了电话号码。不管大客人小客人,都是他的客人,而且那小警察眉目清明,一看就是人民公仆,若真的有麻烦,他自然也是愿意帮忙的。
      回到家不久后,宋哲就收到了两笔款项,一笔数额大到让宋哲口水都快滴下来了,向万恶的金钱势力低头。另一笔就显得正常很多。
      第一笔宋哲可以猜出来是陈大爷打的,第二笔的话,宋哲不用掐指一算都知道,铁定是袁芳芳的父母。
      按照惯例赚钱给了慈善机构后,宋哲欢快地去洗了个澡,从此以后,他也是算有小金库的人了。洗到一半,宋哲想起原身当初接到的一笔大单,那数字跟他现在的一比,简直是碾压啊!
      宋哲接水呼了呼脸,看向镜中的自己,眉飞色舞,气色极佳,你可要淡定啊!以后,万恶的金钱大佬只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宋·小市民·哲不能给自己丢脸啊!
      医院里,陈有福昏睡了一天后醒来,整个人都有点蒙圈,陈大爷看到他醒了,总算是放心了,“儿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陈有福不明所以,他的头还有晕,“爸,我这是怎么了?”
      陈大爷叹了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陈有福,“……唉,我也没想到,那个时候钓鱼,居然还带回来了一被人害死的女鬼,反倒连累了你鬼上身。不过大师已经都解决了问题了,到时候我带你去见大师一面,当面好好谢谢他,请他吃顿饭。”
      坚定科学发展观的陈有福:???
      “爸,你不是在逗我吧?我怎么不记得被女鬼附身了?”
      陈大爷没好气道:“我逗你干什么,没看到你现在都躺医院了吗?有些东西你没遇到,不代表就没有。我都是怎么教你的?”
      陈有福苍白着脸,还有些虚弱,被女鬼附身了那么久,阴气入体,才会如此。只是他并不知道这缘由,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好累好累,都提不起劲。
      他明明记得自己前几天还跟好友去健身房练过,一分钟六七十个引体向上不在话下,怎么一眨眼功夫,他就躺在医院,弱的跟菜鸡一样了。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完全没了前几天的记忆,难道说,他爸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被女鬼附身了?
      可这世界怎么可能会有鬼?陈有福满脑子都是浆糊,浑浑噩噩的,他身体难受,没多久又睡了过去。
      几天后,陈有福出了院,虽然院长说他各方面机能都正常,但是陈有福总觉得自己提不起来劲,晚上的时候还冷的慌。这都六月了,盖厚被子还冷,怎么可能正常?
      这样一来,他反倒是开始有点相信他爸说的话了。
      知道陈有福这些状况后,陈大爷早早地就打电话给了宋哲,听到宋哲说这正常,是女鬼附身后阴气入体的症状,到时候他过来去一下阴气就好。陈大爷这才放下心来。
      出院当天,陈大爷就联系了宋哲,带着陈有福一起请他到家里吃饭。
      陈有福在见到宋哲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他爸是不是被骗了,待看到宋哲拿出一张符纸,烧了让他喝下时,陈有福内心的抗拒达到了顶峰,这肯定是个骗子,都什么年代了还喝符纸?不会拉肚子的吗?
      然而在陈大爷的暴力镇压下,陈有福被迫屈服了,他眼一闭,嘴一张,咕噜咕噜都喝了下去,算了,反正就是拉一次肚子,若是这样能让他看清这所谓大师的真面目,那也值了。
      喝下符水不久,陈有福就开始闹肚子,他当时就想,果然,那符水果然喝了会拉肚子,宋哲果然是骗人的。
      只是肚子闹得天翻地覆,他根本没时间多说什么,二话不说就往厕所跑去。蹲了半个小时的厕所,陈有福以为自己会拉虚脱而死,哪晓得穿好裤子站起来,往洗手台一站,镜子里倒映出的自己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而且全身暖洋洋的,一直困扰着他的那股阴寒之气好像消失了一样。
      卧槽!数万头草泥马从他心中崩腾而过,居然真的是大师啊!陈有福迅速地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对宋哲的态度,虽然不够恭敬,但稍微弥补一下,肯定能重新拉回大师对他的感官的。
      出了厕所,陈有福就谄媚地大师前大师后地叫着宋哲,一副狗腿子的样子让陈大爷没眼看。
      宋哲倒是觉得这陈有福挺有意思的,他将上次在停尸房画的平安符送给了陈有福,“这个你带着,就不怕有别的鬼怪上你身了。”
      陈有福眼睛一亮,捧着那平安符跟捧着什么宝贝似的,“谢大师,谢大师。”
      虽然宋哲总觉得自己这个年纪被人叫大师怪怪的,但是一个两个都这么叫,宋哲觉得自己也得习惯,他自恋地想着谁叫他以后就是大师的命啊!
      在陈大爷家吃饭完,又跟陈有福交换了联系方式,宋哲这才出了门,原本陈有福打算送宋哲回家的。宋哲说他还有事情,不麻烦他了。陈有福这才作罢。
      宋哲是真的有事情,他打算考驾照。一个大师没有车,这能像话吗?以后业务多起来了,他可不能靠着两条腿走到客人家啊!
      他招了一辆taxi,乘到市中心就下了车。路过一家店铺下,他本能地感受到一阵危险,见一旁的小朋友还在那里玩皮球,他下意识地抱起小孩子就跑,看的不远处孩子的妈妈以为是遇到人贩子了,急的大叫人贩子抢小孩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庆祝大家最后一天高考结束,前排发十个红包~
    啦啦啦啦~拼手速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